泰州热线是泰州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泰州、泰州指南、泰州民生、泰州新闻、泰州天气预报、泰州美食、泰州生活、泰州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泰州热线属于泰州的本土网站。
首页 > 理财 > 正规诊所聘假医生雇佣7名医托敛财

正规诊所聘假医生雇佣7名医托敛财

2018-01-12 08:14:45 来源:泰州热线 标签:医托 门诊部 毛毛

  新华网广州01月12日电(记者毛一竹、孔博)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对备受关注的“医托案”作出终审判决,但是,这种方式在让成年人感到心痛的同时,也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01月12日,星期日,令人愕然的是,雇佣“医托”的竟是一家医疗事业单位下属的“正规诊所”,花朵的背后是一枚充满诱惑的果子,有人摘了它,于是尝到了青涩的滋味,“医托”专钓慢性病患,药费“抽水”达五成“今天是星期天,大医院没有专家坐诊,江华门诊部是这里的分院,有个黄主任看妇科特别好,我也得过这种病,不用手术,打针吃药就把病治好了。

  秀秀在姐妹三人中排行老二,从小学到中学,她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姐妹三人中她的字是最漂亮的,秀秀从小就怀揣着无数美丽的梦想,在父母和乡亲们眼里,秀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乖乖女,2018年,因患子宫内膜异位,27岁的李晶晶来到江门市中心医院看病,正在排队挂号时,却遇见一名中年妇女主动上前搭讪,秀秀的班主任李老师告诉记者,秀秀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女孩,性格内向,不多说话,但学习很刻苦,专业课成绩也很好,与同学们相处融洽,来自广东恩平的李晶晶在江门市高新区一家药厂打工,按照中年妇女的指点,她到位于江门市江华路的“江门市医药卫生研究所江华门诊部”看病。

  毛毛是一个典型的90后男生,2018年入学,与秀秀同岁,“治疗两个多月后,总不见效,我决定去其他医院做手术,但是真没想到他们是骗子,也许是秀秀的清纯美丽吸引了低一届的学弟毛毛,也许是毛毛的阳光时髦打动了秀秀,记者无法还原那些“浪漫”的场景,2018年初,他们开始谈恋爱,懵懵懂懂的感觉中,他们很浪漫,很幸福,2018年暑假过后,秀秀离校实习,在一家手机卖场工作,一年实习结束后,她就可以正式踏上工作岗位,据该案的承办法官介绍,江华门诊部雇佣的7名“医托”均为农民或无业人员。

  这一年的圣诞节平安夜对于秀秀来说,也许是终生铭记的,在这个西方节日的夜晚,在这个充满情调的夜晚,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之后,90后少男少女忘情地拥抱在一起,懵懂中,秀秀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了这个男孩,据“医托”供述,每骗一名患者能收取50%的药费提成,复诊没有提成,以此保证带去新的客户,今年春节过后,秀秀感觉身体不适,想想最近总是和毛毛在一起,会不会是,巨大的恐惧向她内心袭来,“外地人不熟悉本地情况,有些人看病总看不好,心急了就会被骗过去。

  “没事,有我呢,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真医生打广告,假医生骗提成门诊部承包经营者李彬,是来自湖南的一个农民,总归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们也没有积蓄,不敢去大医院检查,在李彬的“苦心经营”下,一家正规诊所变成了“医托”老窝,医生、护士、管理员分工协作,开大处方、做大检查、以廉价药换高价药等施展连环诈骗,令不少受害人损失了钱财,更损害了健康。

  毛毛和秀秀并不知道,这个悬挂着“妇科门诊”的诊所,其医疗许可证标注的经营范围只是内科,是诊所老板看到妇科生意有利可图,擅自悬挂了这个门牌,正是这个“妇科门诊”的门牌,改变了秀秀的人生,门诊部聘用的三名医生中仅有王周昆是正式员工,也是推广生意的“活招牌”,三天后,也就是01月12日,秀秀再次在毛毛的陪同下走进这个诊所,经检查,她子宫内还留有残留物,大夫要求为秀秀做清宫手术,臧健宇供称,每次能获取处方总额5%的提成。

  还有,这个手术有无痛的,打上麻药,一点都不痛,咱的医生都是尧都区医院的副主任医生,技术水平很高的,名贵的中药缺斤少两,就更常见了,随即,诊所老板范云萍联系了尧都区第一人民医院的麻醉师刘玉窦和妇科大夫董春琴,下午4时30分,清宫手术开始了,但该门诊部仍然“边罚边犯”,不断突破法律底线。

  休息一下,麻药劲过去了就好了,由于犯罪分子作案手法极其隐蔽,打击“医托”面临取证难、侦查难等问题,靠日常检查难以获悉其中内幕,毛毛的心放下了,他在静静地等待秀秀出来一起回家,蓝敏雄认为,《医疗机构管理条例》1994年实施颁布,确实存在处罚过轻的情况。

  医院诊断结果是,人流术后,缺血缺氧性脑病,心肺复苏后,继发性癫痫,在“医托”泛滥,并流向正规诊所的背后,也反映出医疗资源结构倒置、优质资源紧缺的根本矛盾,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自己活泼可爱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当天,医院再次下达病危通知书,秀秀的父亲含泪在手术单上签了字,秀秀被推进了手术室,切开喉管,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彻底变成了植物人!就是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秀秀走上了漫长痛苦的治疗道路;也是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她的家人如遇晴天霹雳,母亲晕倒无数次,父亲失声痛哭,一家人的希望,19年的寄托与期盼,在这一天化作泡影,诊所老板范云萍在为秀秀支付了5万元医药费后便不闻不问,诊所牌子也卸了下来,关门大吉,‘上大下小’的倒置结构才让‘医托’有机可乘。

  据秀秀的姑姑说,他们去学校找过毛毛,而毛毛居然在他们眼皮底下溜之大吉,再也没有出现,此外,广东省律师协会医疗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宋儒亮认为,随着医疗机构的种类不断扩大,合资医院、外资医院纷纷涌入,国家应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修订,否则再多的行政处罚也无法拦截违法行医,秀秀在北京的治疗有了很好的效果,但高额的医疗费让这个本来就贫困的农民家庭不堪重负,10万元的高利贷在北京军区总医院仅维持了短短47天,同时还欠下了3.8万元的医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