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队标自然形态在画面中的重要性

2022-05-01 11:57

摘要:大自然是万物之主,不论我们在做什么或是深处何时何地,都在大自然的掌控之中,作为我们绘画者们,在绘画风格和语言上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但都是离不开自然的,所以在画面中我们应该追求本真,追求自然。

就我个人而言,我从第一次在画册中见到乌格罗的画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理性严谨的构图形式和感性温润的色彩情调都很具有独特性。乌格罗将自己眼睛看到的客观事物用自己独特的理性并且主观的方式描绘出来,以独特的眼光和技法以及过程使用不同绘画技法的形式构成的整体画面感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更甚之,便是乌格罗精益求精,对自己严格要求的绘画作风和态度,从而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创作风格,在当代西方写实油画中,他的成就具有一定的影响,我认为这个选题来研究乌格罗在绘画中对自然形态的构建是非常有价值的。乌格罗对于绘画的理性精神和专注程度值得我们每一个画者尊重和学习。

关键词:大自然;尤恩・乌格罗;理性严谨;感性色彩

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客观世界里,从最初的原始时代人们仅仅是为了谋求生存的机会,到现如今,我们的客观世界早已不留痕迹地出落成一个五彩缤纷,生生不息,瞬息万变,时过境迁地世界了。人们的变化呢,早已从在思考如何能让生命继续延续下去的问题转化为在纠结我们该如何去欣赏和享受这样美好自然世界才不算浪费了自己大好的生命。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使之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自然是人和大自然相互依存产生的结果。大自然是万物之主,我们人类最应该做的就是学会该如何去保护并且欣赏她。在自然法则下形成的各种可视或者可以触摸的形态就是自然形态,它并不随人的意志改变而存在,有一些无机的自然形态纯粹属于偶然性生长或者形成的,是独一无二的,被破坏了也就不能再生长出来了。

可能世界上分很多人,各种各样的角色扮演者,但是在我眼里,可能只分得两种,一种是普通得常人,而另一种便是艺术家。并不是所有学习了艺术或者在艺术圈里待了很久就可以成为艺术家了。在百度词典里“艺术家”的概念是这样的:具有较高的审美能力和娴熟的创造技巧并从事艺术创作劳动而有一定成就的艺术工作者,包含很多种领域职业,是一个源于自然,发于内心的艺术作品创作者。这个概念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所以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的常人,在他们的心里,自然形态的呈现仅仅是通过视觉上的感受,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在常人的心目中,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也许这些独一无二的自然形态最多也只是赢得了常人们的一句称赞,一切都是过眼云烟罢了。

为什么从古至今,从西方到东方,从文艺复兴三杰到印象派,从南宋四家到清初四王再到八大山人有那样惊为天人,举世无价的艺术家以及他们的艺术作品呈现出来呢,我想最简单准确的理解就是真正的艺术家在寻觅中找到了他们真正想要的自然形态,不论是人还是景,不论是粗旷至大片气盖山河还是精细至一草一木,艺术家们只是希望把这样的自然形态通过自己的创造技巧呈现成艺术作品表达出来。那自然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具特色。通过艺术创造的自然形态自然与常人眼中毫无改变的自然形态形成鲜明的对比,艺术作品中的自然形态显现出非凡的意义。

以英国当代画家尤恩・乌格罗为例,论地位,乌格罗在英国的学术地位是仅次于培根・弗朗西斯和卢西安・弗洛伊德的,但是说到名声,乌格罗相对却鲜有闻说。说到乌格罗的绘画风格,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乌格罗是一位终其一生都研究如何回归自然的一位画家。乌格罗的画面总是极简的基本构成形式出现,面对他多数作品,会发现每一幅作品都将是一次或一系列视觉经历。通常以由一个单一的形象,比如单个人物置于空空的生活空间,单个静物放置在桌面上,即使是风景也表现出最简单与空旷的组合,但画面却丝毫不显得空洞,错落有致下也不失独特的形式感。乌格罗的画面,看似简洁却不简单,宁静却不空洞,特有的理性眼光去观察,描绘形象,将事物以记号的方式进行沉积。①在乌格罗的作品中,几何图示的运用成了必然。无论是直白的运用三角形,圆形,正方形等基本图形来表现作品的装饰意味,还是内藏在画面整体结构中的几何图式,以确保能达到画面能达到的稳定或者变化。②乌格罗甚至把这样的形式运用在了人体的结构转折上,并不在于过渡的是否自然,犹如雕塑般的切面组成,这样的切面有强烈的视觉冲突,乌格罗还在颜色的拼接处尽量以极小色差的微妙变化衔接,即便是大块的切面也仍然显得画面人物的生动和写实。乌格罗一直追求自己的画面实现自然真实的感觉,无论是风景,静物还是人物,无论是造型,测量方式还是色彩构成,从过程到结果都是真实的,自然的。③

在当代艺术中,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只为了追求新颖,追求题材的新颖,追求技法机理的新颖,追求色彩的不平凡,虽说创新是重要的,但是往往久而久之,这些艺术家们忘记了绘画最基本的东西,我们绘画的根本,绘画的基本功没有了,最初追求艺术的那份平实的心态也没有了,一些稳住画面根基的技法也没有了,剩下的也许仅仅是新颖华丽的外壳,空洞无谓的形式感,却终究失去了所有的本质属性,作品毫无意义,这是悲哀的。所以,我们年轻一代的绘画者们最当务之急的是该如何让自己回归最初的想要绘画的那份追求,回归自然,着眼于自己的笔下,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艺术道路。

(作者单位:南京艺术学院)

注解:

①约翰逊・斯克伯伟恩,黄鸣译.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英国画家尤恩・乌格罗访谈[J].世界美术,1999(2);

②理查德・ 肯德尔和凯瑟琳《尤恩・乌格罗完整绘画》xxvii;

③“尤恩乌格罗:有意味的痕迹”黄鸣译. 世界美术 ,1999第2期;

XML | 网站地图 | TAGS

© 足球直播比分网-NBA直播,足球直播吧,篮球直播,CBA直播,黑白直播,jrs直播_体育直播网 版权所有